量子骚扰

📖自然科学专业 '18
🏛音乐剧|欧洲历史|女权主义|彩虹
🌏德语/古希腊语/荷兰语/拉丁语
🎼业余大提琴+二胡

【无授权翻译】【李肖】Chopin x Liszt smut (1/4)

肖邦 x 李斯特(污)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47077/chapters/15206044

原作者:Ace of Smut(AceOfShipping)

原文词数:3597


######

Summary


弗朗兹·李斯特一直仰慕肖邦和他的音乐。一天晚上,他决定赌上一切去碰碰运气。然而,肖邦可不太急。
污。


Chapter 1


弗朗兹·李斯特。那样的音乐,那些旋律……

那头发。那个男人。

弗里德里克·肖邦摇着头——不,不,不,不,他不能放纵自己的思绪走入歧途,怎么可能!他不愿一直想着李斯特的手如何抚过三角钢琴的琴键①,他的手指如何在琴键上摆弄出那样的和弦,还有小提琴的弦音。这一刻柔和,下一刻凌厉,旋律永远是……

主啊,他不应该出席那次音乐会的。现在那个该死的李斯特不肯给他清静。他早该知道会这样,早该预见到。那个男人肯定和魔鬼做过什么交易,才能释放出那么强的……强的……情欲,强到肖邦也无法不为所动。

“都狗带吧。”他咒骂道,生气地掷笔。那些玩意像李斯特的主旋律一样在他脑子里缠缠绕绕,这下他什么曲子也写不出来。他拒绝根据那个男人的作品写任何变奏。完全。拒绝。他肖邦宁愿就在这什么也不写,直到这些愚蠢的旋律滚出脑袋!

肖邦站起身,愤然离开他的书桌、钢琴,还有半完成的、残存着李斯特的作品。他已经和音乐搏斗了许久却毫无收获,只有饥饿的感觉强过疲倦。他早已放几个仆人回家,典型的肖邦作风。包括厨师。他肯定在哪能找到东西填饱自己,只是不太确定。还有,他饿了……

看来这会是个漫长的夜晚。

他胡思乱想着走进这幢比较小的房子的厨房————通常,大部分时候他都在自己的房间里作曲,有时在客厅里招待客人,不常到屋子的下层来②。但现在,他是在找吃的。

厨房里有光闪闪烁烁,是根蜡烛。他皱起眉来。当然,他雇佣的帮手们不会把这点火焰忘了。他们知道无人照管的火焰有多危险,这是常识。他向那点光走去,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蹑手蹑脚,为什么自己加快了呼吸,为什么——

线索在空气里。

他转过身看到身后的人。那陌生人还没来得及开口,肖邦向后一窜,差点把蜡烛撞到地上。

“WHAT THE BLAZING HELL, 李斯特!”肖邦向后退缩着,远离面前这个男人,这个挂着……笑容的男人!“你不能未经邀请直接出现在别人的家里,恶魔!”

“我带来了食物。”李斯特答道,听起来他好像知道什么肖邦绝不想让他知道的秘密。有点麻烦。

“我不管——”当李斯特走到旁边,露出桌上盘子里的东西,肖邦停住了,那高高堆起的——

“Zrazy③。”李斯特替肖邦说,后者似乎暂时失去了能力,“有人告诉我你很喜欢这个。”

肖邦深感怀疑地瞥了他一眼,这东西有毒吗?其中有没有谋杀动机?最重要的一点,哪个家伙告诉他的?

“是的……所以?”肖邦反呛道,“这也不构成你私闯民宅,再打算让我心脏病突发的权利!”对,严格意义上李斯特没有“闯”进来,但他现在就站在这儿,他不可能收到过邀请,所他到底是怎么——

哦。肖邦应该炒了他的女仆。但他只希望她不用围观现在这不幸的一幕。

“我很担心你。音乐会上你看上去有些消瘦。”李斯特抬起头,眼光怀着关切。当然了,全是伪装。

“……你……去听我的音乐会了?”他是不是……他们是不是……脸红了?两个人?肖邦感到热流涌上脸颊,涌上整张脸,这并不使他愉快。为什么他的身体不能自我控制?!

“吃吧。”李斯特说,往肖邦和桌子的反方向挪了挪。

波兰人叹了口气。吃还是要吃的,毕竟他那么喜欢Zrazy。


######


1)claviature,不知道是什么……求指点

3)wiki说是一种“薄肉片包馅,加胡椒等佐料”的食物,主要流行于东欧


######
然后他们就疯狂地……了。
第一次翻文请多包涵!
此坑堪比北极圈(。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