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骚扰

📖自然科学专业 '18
🏛音乐剧|欧洲历史|女权主义|彩虹
🌏德语/古希腊语/荷兰语/拉丁语
🎼业余大提琴+二胡

【待授翻】【ER】Scenes From An Inconvenient Espionage Lov

Scenes From An Inconvenient Espionage Love Story

一个不合时宜的间谍爱情故事的几幕

2016年8月1日

15:52


By Lanna Michael (lannamichaels)

原文地址:http://archieveofourown.org/works/847185


分级    G/全年龄

警告    无

分类    男 x 男

粉圈    詹姆斯·邦德(电影),悲惨世界(雨果 ),悲惨世界(2012电影),悲惨世界(勋伯格和鲍比尔的音乐剧)

配对    安灼拉 x 格朗泰尔

人物    格朗泰尔,安灼拉,公白飞,古费拉克,Q(邦德),巴阿雷,弗以伊,ABC的友社

附加    现代AU,间谍AU,邦德电影AU,荒诞,诡异,耗费大量艺术细胞,仍不如邦德电影逻辑严密,军情五处与军情六处合并,作品间交叉,融合,无耻,情报间谍,囚禁,为情感让步,格朗泰尔为情感让步,安灼拉是个有魅力的年轻人可有时候也会凶猛骇人,间谍格朗泰尔,有声书版本可用

数据   发表于2013-06-17  词数2593

 


######c######


十。

 

格朗泰尔在大学里有不少朋友。他一直是社交达人。派对的灵魂。梦寐以求。他的朋友里没有一个是友社这群人一样的混蛋。格朗泰尔认为这体现了他的一个优势。他比这群人的交友品味好多了。

 

然着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所以,他正一边和自己打牌,一边和扩音器里的安灼拉吵架。有时,安灼拉会乐于助人地插嘴,告诉他该出哪张牌。这个人就像邻居家的孩子,帅得像米开朗基罗的模特那种。

 

最糟的是,格朗泰尔正体验着生命里的特殊感觉。

 

“我能自己诊断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吗?“他向身边的空气发问。

 

安灼拉好像被冒犯了:”你没得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你看到我的时候口水都要滴在地上了。“

 

“是啊,但现在我想带你出去吃晚饭,再烧钱买东西送你。“格朗泰尔说,”这也许是个情感问题。“

 

“如果你能为振兴本地经济做贡献,这就不算浪费钱,”安灼拉答道,“把钱存在银行里才是浪费。花出去的钱才算钱。你得为理想的未来投资,它才能成真。”

 

“你看,”格朗泰尔说,“听到这种鬼话我就觉得自己肯定不会活着出去了。”

 

 

十一。

 

格朗泰尔渐渐注意到还没有人来营救他。他们指望他自己出去?他能一把炸了这里,但那样还有什么“情报收集”的意义?尽管来救他的人很可能不顾这个初始目标。邦德现在就应该炸倒这扇门。格朗泰尔帮他造了这么多武器,人情嘛。事实上,所有00X特工现在应该在外面争夺营救格朗泰尔的机会,用突然袭击一次性结清人情债。

 

他们怎么还没来?

 

格朗泰尔渐渐忧虑起来。

 

“我感觉被抛弃了。”他发着牢骚。

 

安灼拉还在玩扑克:“哦?”

 

“我还是每月最佳员工。”格朗泰尔说,“他们这么快就把我忘了。”

 

“放松,这不是针对个人。他们不知道你被强行关押了。”安灼拉把牌放到一边,“你的任务看上去很成功。军情六处很享受你画的谜团。你是没有和他们联系上,但是他们觉得要么是你经验不足训练不足,要么是我们对于新成员看得太紧,没有机会联系。从远处看,你和”博爱“很像,因此他们认为你出现在了上次骚乱的现场。所以,照这么发展下去在几个月内他们都不会发现什么异常。”

 

“你们太狡猾了。”格朗泰尔说。

 

“但相当能干。”安灼拉说,“别忘了。”

 

 

十二。

 

重点是,格朗泰尔是个艺术家。他利用创造力搞定草图、设计外加测试爆炸物;没有活干的时候,来点老花样。

 

“我好无聊,”他告诉经常陪他放风的巴阿雷(他觉得他俩很有共同点,比如喜欢踹东西),“能不能给我一点蜡笔?我想在墙上画越狱路线。”

 

弗以伊来看他。他不怎么来,所以这是次款待。

 

“巴阿雷刚刚问我怎么用蜡笔杀人。”

 

“你会怎么办?”格朗泰尔问道,“就问问,职业病。”

 

“我不会杀人。”弗以伊递给他一盒64色蜡笔,“别让我后悔。”

 

“我保证只用它勾引安灼拉。”格朗泰尔说。

 

弗以伊叹了口气:“不好意思,我差点就相信了。”

 

格朗泰尔的第一件大作是一幅炫酷的安灼拉画像,一幅就用掉了半盒蜡笔。不过光是古费拉克来送蜡笔和新纸牌时脸上的那种表情,就值了。他掏出手机,拍照,发送成功。

 

三十分钟后,热案走进来递给古费拉克一份打印件。古费拉克把它交给格朗泰尔,顺便给了他一支笔请格朗泰尔签名。

 

“你们套路太深。“格朗泰尔说。

 

“我们很努力地当好人,”他的话似乎伤害了古费拉克,“你是我们非法拘禁的第一个人。”


######tbc######

【无授权翻译】【李肖】Chopin x Liszt smut (1/4)

肖邦 x 李斯特(污)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47077/chapters/15206044

原作者:Ace of Smut(AceOfShipping)

原文词数:3597


######

Summary


弗朗兹·李斯特一直仰慕肖邦和他的音乐。一天晚上,他决定赌上一切去碰碰运气。然而,肖邦可不太急。
污。


Chapter 1


弗朗兹·李斯特。那样的音乐,那些旋律……

那头发。那个男人。

弗里德里克·肖邦摇着头——不,不,不,不,他不能放纵自己的思绪走入歧途,怎么可能!他不愿一直想着李斯特的手如何抚过三角钢琴的琴键①,他的手指如何在琴键上摆弄出那样的和弦,还有小提琴的弦音。这一刻柔和,下一刻凌厉,旋律永远是……

主啊,他不应该出席那次音乐会的。现在那个该死的李斯特不肯给他清静。他早该知道会这样,早该预见到。那个男人肯定和魔鬼做过什么交易,才能释放出那么强的……强的……情欲,强到肖邦也无法不为所动。

“都狗带吧。”他咒骂道,生气地掷笔。那些玩意像李斯特的主旋律一样在他脑子里缠缠绕绕,这下他什么曲子也写不出来。他拒绝根据那个男人的作品写任何变奏。完全。拒绝。他肖邦宁愿就在这什么也不写,直到这些愚蠢的旋律滚出脑袋!

肖邦站起身,愤然离开他的书桌、钢琴,还有半完成的、残存着李斯特的作品。他已经和音乐搏斗了许久却毫无收获,只有饥饿的感觉强过疲倦。他早已放几个仆人回家,典型的肖邦作风。包括厨师。他肯定在哪能找到东西填饱自己,只是不太确定。还有,他饿了……

看来这会是个漫长的夜晚。

他胡思乱想着走进这幢比较小的房子的厨房————通常,大部分时候他都在自己的房间里作曲,有时在客厅里招待客人,不常到屋子的下层来②。但现在,他是在找吃的。

厨房里有光闪闪烁烁,是根蜡烛。他皱起眉来。当然,他雇佣的帮手们不会把这点火焰忘了。他们知道无人照管的火焰有多危险,这是常识。他向那点光走去,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蹑手蹑脚,为什么自己加快了呼吸,为什么——

线索在空气里。

他转过身看到身后的人。那陌生人还没来得及开口,肖邦向后一窜,差点把蜡烛撞到地上。

“WHAT THE BLAZING HELL, 李斯特!”肖邦向后退缩着,远离面前这个男人,这个挂着……笑容的男人!“你不能未经邀请直接出现在别人的家里,恶魔!”

“我带来了食物。”李斯特答道,听起来他好像知道什么肖邦绝不想让他知道的秘密。有点麻烦。

“我不管——”当李斯特走到旁边,露出桌上盘子里的东西,肖邦停住了,那高高堆起的——

“Zrazy③。”李斯特替肖邦说,后者似乎暂时失去了能力,“有人告诉我你很喜欢这个。”

肖邦深感怀疑地瞥了他一眼,这东西有毒吗?其中有没有谋杀动机?最重要的一点,哪个家伙告诉他的?

“是的……所以?”肖邦反呛道,“这也不构成你私闯民宅,再打算让我心脏病突发的权利!”对,严格意义上李斯特没有“闯”进来,但他现在就站在这儿,他不可能收到过邀请,所他到底是怎么——

哦。肖邦应该炒了他的女仆。但他只希望她不用围观现在这不幸的一幕。

“我很担心你。音乐会上你看上去有些消瘦。”李斯特抬起头,眼光怀着关切。当然了,全是伪装。

“……你……去听我的音乐会了?”他是不是……他们是不是……脸红了?两个人?肖邦感到热流涌上脸颊,涌上整张脸,这并不使他愉快。为什么他的身体不能自我控制?!

“吃吧。”李斯特说,往肖邦和桌子的反方向挪了挪。

波兰人叹了口气。吃还是要吃的,毕竟他那么喜欢Zrazy。


######


1)claviature,不知道是什么……求指点

3)wiki说是一种“薄肉片包馅,加胡椒等佐料”的食物,主要流行于东欧


######
然后他们就疯狂地……了。
第一次翻文请多包涵!
此坑堪比北极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