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骚扰

📖自然科学专业 '18
🏛音乐剧|欧洲历史|女权主义|彩虹
🌏德语/古希腊语/荷兰语/拉丁语
🎼业余大提琴+二胡

【待授翻】Frantic 狂乱记

Frantic 狂乱记

By sadsparties


分级            G/全年龄

警告            无

分类             无

粉圈             悲惨世界 - 维克多·雨果

人物             弗以伊(悲惨世界)、安灼拉(悲惨世界)、古费拉克(悲惨世界)、公白飞(悲惨                     世界)

附加标签    书、治愈、燃烧

数据              发表于2013-09-09  词数1055

 

Summary

弗以伊沉迷于书籍,为一场发生着的焚烧无比悲痛。

 

Notes

为汤不热的弗以伊周而作。这是作者第一次尝试写弗以伊。非常欢迎反馈意见。



弗以伊没有一边走路一边看书的习惯。然而现在他读书太专注,平时的一些理由,比如加明人很容易掏他的口袋,或者说过路的公共马车会抓住衣角不放,都不在意了。书是公白飞那借来的——向导第一次把书带去缪尚就发现他盯着不放。弗以伊答应过今天还书,但当他最后一次浏览书页,一段文字吸引了他的眼球。下一秒,他不顾自己仍在巴黎的街上,急不可耐地读了下去。

 

这段文字记载着埃及历史上一次焚烧图书馆行动。满载着“渎神”作品的图书馆被一点点送向烈焰。不论这是有意为之,抑或不是,图书馆在七世纪中叶化为灰烬。作者称之为“毁灭文化遗产的重要标志”。弗以伊读着这篇文章,眼前浮现出燃烧的卷轴、烧焦的书页和多年从大洋彼岸抄写收集的手稿一点点毁灭。他不在乎这件事为什么发生、怎么发生,发生了什么,只在乎它发生了。他也不在乎点燃这堆书的是不是风带来的星星之火,消失的卷轴里是否述说着恶毒的言语。对于他而言,不管书的内容如何,焚烧便是罪恶。

 

他想起了自己读的第一本书,是别人落在地上的一本赞美诗本。他不顾手被踩伤的危险把它捡了回来。尽管任务艰巨,他还是教会了自己阅读。当他弄明白那些词句的含义,那些讲述福祉与救赎,描述美好生活的诗歌,他流泪了。弗以伊想象了一下那书燃烧的情景,浑身发抖。

 

当弗以伊走进缪尚后厅,欢迎他的是热安一连串的愉快的问候。大声背诵着伟人姓名,声音盖过热安是格朗泰尔。博须埃站在他旁边,费劲地要点东西吃。在另一个角落里,若李和巴阿雷在玩多米诺骨牌。桌子中央一摞硬币轻浮得让弗以伊不舒服。他环顾四周看到了古费拉克和公白飞正在辩论。看上去这是场胜负难分的对抗,直到古费拉克把一团纸扔进了壁炉。

 

如果此后谁想听听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不会得到结果的。身处这热烈气氛中的每一个人都只能告诉他自己醉醺醺的记忆里残存的故事。所有人都记得的是,他们听到有人痛苦地吸了一口气,古费拉克被一晃而过的阴影撞到了肩膀,失去平衡;公白飞身旁卷过一阵风,把他的领巾带离了背心。所有人都没弄清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弗以伊已经把手伸进了燃烧着的壁炉,那团纸拨落在地上,在帽子的帮助下跺灭了火焰。

 

空气中充满着纸张烧焦的味道,当火焰被扑灭,那宪章的残骸可怜兮兮地躺在地上时,弗以伊长出了一口气。房间里的人们被感动了。他们震惊了。工人弗以伊蜷缩在地板上,如同弹簧般紧绷,他紧握的拳头毫无疑问地穿达着他的愤怒。没有人敢动。

 

终于,有一只手落在了他的肩上,是安灼拉。换成别的人,弗以伊一定毫不犹豫地送他一记眼

刀,但是看到是他们的领袖,他控制住了自己。安灼拉仔细地打量着他,仿佛在安抚怀抱婴儿的母亲。

 

“弗以伊,”安灼拉的声音抑扬顿挫,“我的朋友,这不是你想的那样。”

 

听到这话,弗以伊脸上的阴霾消散了些。当他终于放下了戒备,安灼拉示意他看看自己英勇营救的那片纸,上面写着:

 

“路易,以神之名,法兰西和纳瓦拉的王,谨向在座的各位致意。

 

“神意眷顾,赋予我们重大任务,守疆卫土。和平居于众多事务之首:我们日夜不休奔赴至此;因而为了法兰西,为了欧洲余部,签订和平。此宪章要求……“

 

是宪章。

 

慢慢地,好像光明驱散烟雾阴云,他醒悟过来。古费拉克如此激动地掷入火焰的这张纸是一份1814年宪章,不是什么珍贵的古书或者科学进步史,而是政府自己下发的文件。弗以伊的脸颊带上了一点红色,理解了一切后,他的脸埋进了手掌里。“那不过是一次表演,”古费拉克在他身后说,“为了形象地阐明观点做出的戏剧化动作。不过我承认做的太过了,请原谅我。”弗以伊不安地抬头看着他,古费拉克的脸上充满悔恨。尽管没有什么要原谅的,他

 

安灼拉的手掌重重地放在了他的肩膀上:“尽管有些人宁愿选择销毁这些纸页,我们永远不会走到焚烧书籍的地步,这样的举措无异于置自由于牢笼之中。“

 

面对着那真诚的笑容,弗以伊攥住了外套内里。他感受着那里一本硬纸歌曲册带来的熟悉的感觉。他的心静了下来。


译者注:宪章内容不会翻qwq求指点

【无授权翻译】【李肖】Chopin x Liszt smut (1/4)

肖邦 x 李斯特(污)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47077/chapters/15206044

原作者:Ace of Smut(AceOfShipping)

原文词数:3597


######

Summary


弗朗兹·李斯特一直仰慕肖邦和他的音乐。一天晚上,他决定赌上一切去碰碰运气。然而,肖邦可不太急。
污。


Chapter 1


弗朗兹·李斯特。那样的音乐,那些旋律……

那头发。那个男人。

弗里德里克·肖邦摇着头——不,不,不,不,他不能放纵自己的思绪走入歧途,怎么可能!他不愿一直想着李斯特的手如何抚过三角钢琴的琴键①,他的手指如何在琴键上摆弄出那样的和弦,还有小提琴的弦音。这一刻柔和,下一刻凌厉,旋律永远是……

主啊,他不应该出席那次音乐会的。现在那个该死的李斯特不肯给他清静。他早该知道会这样,早该预见到。那个男人肯定和魔鬼做过什么交易,才能释放出那么强的……强的……情欲,强到肖邦也无法不为所动。

“都狗带吧。”他咒骂道,生气地掷笔。那些玩意像李斯特的主旋律一样在他脑子里缠缠绕绕,这下他什么曲子也写不出来。他拒绝根据那个男人的作品写任何变奏。完全。拒绝。他肖邦宁愿就在这什么也不写,直到这些愚蠢的旋律滚出脑袋!

肖邦站起身,愤然离开他的书桌、钢琴,还有半完成的、残存着李斯特的作品。他已经和音乐搏斗了许久却毫无收获,只有饥饿的感觉强过疲倦。他早已放几个仆人回家,典型的肖邦作风。包括厨师。他肯定在哪能找到东西填饱自己,只是不太确定。还有,他饿了……

看来这会是个漫长的夜晚。

他胡思乱想着走进这幢比较小的房子的厨房————通常,大部分时候他都在自己的房间里作曲,有时在客厅里招待客人,不常到屋子的下层来②。但现在,他是在找吃的。

厨房里有光闪闪烁烁,是根蜡烛。他皱起眉来。当然,他雇佣的帮手们不会把这点火焰忘了。他们知道无人照管的火焰有多危险,这是常识。他向那点光走去,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蹑手蹑脚,为什么自己加快了呼吸,为什么——

线索在空气里。

他转过身看到身后的人。那陌生人还没来得及开口,肖邦向后一窜,差点把蜡烛撞到地上。

“WHAT THE BLAZING HELL, 李斯特!”肖邦向后退缩着,远离面前这个男人,这个挂着……笑容的男人!“你不能未经邀请直接出现在别人的家里,恶魔!”

“我带来了食物。”李斯特答道,听起来他好像知道什么肖邦绝不想让他知道的秘密。有点麻烦。

“我不管——”当李斯特走到旁边,露出桌上盘子里的东西,肖邦停住了,那高高堆起的——

“Zrazy③。”李斯特替肖邦说,后者似乎暂时失去了能力,“有人告诉我你很喜欢这个。”

肖邦深感怀疑地瞥了他一眼,这东西有毒吗?其中有没有谋杀动机?最重要的一点,哪个家伙告诉他的?

“是的……所以?”肖邦反呛道,“这也不构成你私闯民宅,再打算让我心脏病突发的权利!”对,严格意义上李斯特没有“闯”进来,但他现在就站在这儿,他不可能收到过邀请,所他到底是怎么——

哦。肖邦应该炒了他的女仆。但他只希望她不用围观现在这不幸的一幕。

“我很担心你。音乐会上你看上去有些消瘦。”李斯特抬起头,眼光怀着关切。当然了,全是伪装。

“……你……去听我的音乐会了?”他是不是……他们是不是……脸红了?两个人?肖邦感到热流涌上脸颊,涌上整张脸,这并不使他愉快。为什么他的身体不能自我控制?!

“吃吧。”李斯特说,往肖邦和桌子的反方向挪了挪。

波兰人叹了口气。吃还是要吃的,毕竟他那么喜欢Zrazy。


######


1)claviature,不知道是什么……求指点

3)wiki说是一种“薄肉片包馅,加胡椒等佐料”的食物,主要流行于东欧


######
然后他们就疯狂地……了。
第一次翻文请多包涵!
此坑堪比北极圈(。

开学攒人品做翻译

AO3,LM主
Beer and Chips Well Earnt
(E&C&C,1554)
领ALevel成绩的革命三人组。叛逆少年E预警。
Sleep With Me
(Joly/Bossuet/chetta,1400)
失眠的小若李
So Glad You Are Back Again
(E/R,3200)
毕业多年重聚
To Be Young,Dumb,In Love
(Jehan/Courf,4036)
当幼儿园老师的萌古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