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骚扰

📖自然科学专业 '18
🏛音乐剧|欧洲历史|女权主义|彩虹
🌏德语/古希腊语/荷兰语/拉丁语
🎼业余大提琴+二胡

【待授翻】【ER】An Inconvenient Espionage Love Story

Scenes From An Inconvenient Espionage Love Story

一个不合时宜的间谍爱情故事的几幕

2016年6月6日

18:01


By Lanna Michael (lannamichaels)

原文地址:http://archieveofourown.org/works/847185


分级    G/全年龄

警告    无

分类    男 x 男

粉圈    詹姆斯·邦德(电影),悲惨世界(雨果 ),悲惨世界(2012电影),悲惨世界(勋伯格和鲍比尔的音乐剧)

配对    安灼拉 x 格朗泰尔

人物    格朗泰尔,安灼拉,公白飞,古费拉克,Q(邦德),巴阿雷,弗以伊,ABC的友社

附加    现代AU,间谍AU,邦德电影AU,荒诞,诡异,耗费大量艺术细胞,仍不如邦德电影逻辑严密,军情五处与军情六处合并,作品间交叉,融合,无耻,情报间谍,囚禁,为情感让步,格朗泰尔为情感让步,安灼拉是个有魅力的年轻人可有时候也会凶猛骇人,间谍格朗泰尔,有声书版本可用

数据   发表于2013-06-17  词数2593

 

Summary

格朗泰尔喜欢的类型是:聪明,美艳,对他有害。


Notes

我做了张图,超级喜欢,于是就想“我得写篇同人这样就能拿它做封面图了。”就是这么发生的。(如果你想把这张图用于别的地方,请先让我知道。如果需要的话,我这里有一张尺寸更大的。

这篇文章的灵感来源于LannaMichael(lannamichaels)的《安灼拉 x 格朗泰尔黑白图:“间谍”》

【此处应有题图】


一。

 

格朗泰尔不是个零零几。他甚至不是个间谍。他跟浪漫搭不上边。他是Q支研究与发展部门的替换人群之一。这意味着操作危险武器占用了他很多时间。谢谢关心,他很喜欢这个位置。

 

但这个位置同时等于和Q共用一间没有窗户的小会议室,外加酒精严重不足。

 

“友社。领头的自称E,”Q说道,“理论上是法语‘平等’的缩写,实际上是‘安灼拉’。他绝对是你的菜。”

 

格朗泰尔喜欢的类型是聪明、美艳、对他有害。他这么说过。

 

“确切地说,”Q继续说,“E在自己周围吸引了一群极为忠实的追随者,他们都具有卓越的判断力和天赋。非常卓越。我们需要人打进内部。”

 

“什么,”格朗泰尔说,“我把这忘了,那会儿一边清理收件箱一边洗头。”Q和善地看了他一眼。格朗泰尔清清嗓子:“他们是哪种?无政府主义者?”

 

“更糟,“Q答道,递给格朗泰尔一个U盘,”是社会主义者。你明天开始接受训练。“

 

 

二。

 

自然,和朋友们第一次会面一塌糊涂。

 

“你是说书的?”问话人满脸轻蔑。格朗泰尔觉得他不可能被更冷酷的天使鄙视了。他现在就可以快乐地死去。

 

“叫我R吧。你们是那个‘法国大革命’?”格朗泰尔问道,尽管这没啥好问的。他面前肯定是“自由”、”平等“和”博爱“。这三个人看起来不像职业罪犯,但格朗泰尔发现,他又被虚构作品和00X项目骗了。

 

“是的。”三人一齐答道。

 

然后“博爱”眉头微皱,在桌子另一头坐下,喝了一口格朗泰尔的威士忌,宣布:“而你是军情六处派来的间谍。”

 

 

三。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完全不一样。

 

 

四。

 

邦德从来不会遇到这种糟心事,格朗泰尔失望地想。然后他说:“这样啊,好吧。”既然他们看上去永远不会有暴力倾向,格朗泰尔觉得应该顺其自然听天由命,”你们怎么看出来的?我忘了把工作牌摘下来吗?“

 

“不,”“博爱”答道。永久性记录说他的名字叫古费拉克,但还是不要透露军情六处掌握的信息量比较好。“我们就是这么厉害。”

 

“啊哈……”格朗泰尔说,“行,”他站了起来,“那么我得走了。”

 

然后“平等”——安灼拉抓住了他的胳膊。“抱歉,”语气丝毫没有抱歉的意思,“你恐怕走不了了。”

 

 

五。

 

格朗泰尔用意念坚持写工作记录。特工行动第一天:出发,被目标抓住。第二天:探索还挺体面的住宿。

 

第三天:收益?

 

格朗泰尔分析道,他已经潜入了目标组织。他在他们的秘密基地里!鬼和他们才知道为什么这基地是条死路。

 

四小时之内格朗泰尔便研究出来怎样把这儿炸个底朝天,并且对自己的处境和决策乐观一点了。没有什么真的是糟糕的,只要他能逃离他自己窘境。他定时进食,所以,他能活下去。之后他要向后方报告,然后被解雇或者降级,都差不多,没人会蠢到再让他出任务了。

 

 

六。

 

安灼拉在第四天给他送了次午饭。这顿饭比之前的好得多,甚至还有啤酒。

 

“啊,我明白了,“格朗泰尔激动地说,”这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房间外面的人开始偷笑,安灼拉脸红了,红得极有魅力,令人满意。他转身出去了。

 

格朗泰尔冲着他的背影大喊:“我不需要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能给我你的电话吗?”

 

 

七。

 

回想起来,他也许是紧闭太久发疯了。

 

 

八。

 

好,回到正题。收集情报。这是Q选他出任务的理由。具体一点,缺了这个人部门能照样运转,同时他能表现出吸引友社的特质。

 

友社就是一群普通的激进黑客,没什么大不了的,唯一的问题是他们的堡垒连Q都能挡住。他找到的数据一半是友社放肆的自我扩张,另一半是老掉牙的背景调查。Q没能追踪几个友社成员的照片;当他们来送饭或者带他去一天放风两次的时候,格朗泰尔记下他们的长相。

 

第十五天他们开始了洗脑。或者,用公白飞的说法,坐在他对面,信息交换。

 

爱咋咋地。

 

友社致力于和平和仁爱和和谐和阳光和狗崽和免费公众教育——别动,什么?

 

“我们的最初目标是普及免费教育,从摇篮普及到坟墓。不管在什么年纪,都应该接受优质教育。”

 

“你们重新设置了议会里一半的电子密钥。”格朗泰尔说。

 

“那是有原因的。”公白飞告诉他。他递给格朗泰尔一本小册子,嘴唇抿了一下,“我也可以给你‘平等’的电话,但之后我们就得杀了你。”

 

“你们反正要杀了我的,”格朗泰尔指出,“外加惨无人道地拷问我。”

 

“不,我们遵守《日内瓦公约》。”公白飞答道。

 

格朗泰尔清清嗓子,头枕在桌子上。

 

 

九。

 

“这个鬼玩意是不是为了节约经费?”格朗泰尔对着摄像头提要求,“你们这些混蛋把我关起来是不是为了削减预算?你们可能搞错了,我是一名政府雇员。合格的无政府公社不应该找个毫无个性的官僚主义者!”

 

扩音器因为静电嘶嘶作响,接着传来了安灼拉的声音:“永远不要低估个人做出改变的能力。”


########

译者注:趁他们还没一同赴死,吃点糖。还有一半先收在我这里,明天再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