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骚扰

📖自然科学专业 '18
🏛音乐剧|欧洲历史|女权主义|彩虹
🌏德语/古希腊语/荷兰语/拉丁语
🎼业余大提琴+二胡

【待授翻】【ER】Scenes From An Inconvenient Espionage Lov

Scenes From An Inconvenient Espionage Love Story

一个不合时宜的间谍爱情故事的几幕

2016年8月1日

15:52


By Lanna Michael (lannamichaels)

原文地址:http://archieveofourown.org/works/847185


分级    G/全年龄

警告    无

分类    男 x 男

粉圈    詹姆斯·邦德(电影),悲惨世界(雨果 ),悲惨世界(2012电影),悲惨世界(勋伯格和鲍比尔的音乐剧)

配对    安灼拉 x 格朗泰尔

人物    格朗泰尔,安灼拉,公白飞,古费拉克,Q(邦德),巴阿雷,弗以伊,ABC的友社

附加    现代AU,间谍AU,邦德电影AU,荒诞,诡异,耗费大量艺术细胞,仍不如邦德电影逻辑严密,军情五处与军情六处合并,作品间交叉,融合,无耻,情报间谍,囚禁,为情感让步,格朗泰尔为情感让步,安灼拉是个有魅力的年轻人可有时候也会凶猛骇人,间谍格朗泰尔,有声书版本可用

数据   发表于2013-06-17  词数2593

 


######c######


十。

 

格朗泰尔在大学里有不少朋友。他一直是社交达人。派对的灵魂。梦寐以求。他的朋友里没有一个是友社这群人一样的混蛋。格朗泰尔认为这体现了他的一个优势。他比这群人的交友品味好多了。

 

然着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所以,他正一边和自己打牌,一边和扩音器里的安灼拉吵架。有时,安灼拉会乐于助人地插嘴,告诉他该出哪张牌。这个人就像邻居家的孩子,帅得像米开朗基罗的模特那种。

 

最糟的是,格朗泰尔正体验着生命里的特殊感觉。

 

“我能自己诊断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吗?“他向身边的空气发问。

 

安灼拉好像被冒犯了:”你没得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你看到我的时候口水都要滴在地上了。“

 

“是啊,但现在我想带你出去吃晚饭,再烧钱买东西送你。“格朗泰尔说,”这也许是个情感问题。“

 

“如果你能为振兴本地经济做贡献,这就不算浪费钱,”安灼拉答道,“把钱存在银行里才是浪费。花出去的钱才算钱。你得为理想的未来投资,它才能成真。”

 

“你看,”格朗泰尔说,“听到这种鬼话我就觉得自己肯定不会活着出去了。”

 

 

十一。

 

格朗泰尔渐渐注意到还没有人来营救他。他们指望他自己出去?他能一把炸了这里,但那样还有什么“情报收集”的意义?尽管来救他的人很可能不顾这个初始目标。邦德现在就应该炸倒这扇门。格朗泰尔帮他造了这么多武器,人情嘛。事实上,所有00X特工现在应该在外面争夺营救格朗泰尔的机会,用突然袭击一次性结清人情债。

 

他们怎么还没来?

 

格朗泰尔渐渐忧虑起来。

 

“我感觉被抛弃了。”他发着牢骚。

 

安灼拉还在玩扑克:“哦?”

 

“我还是每月最佳员工。”格朗泰尔说,“他们这么快就把我忘了。”

 

“放松,这不是针对个人。他们不知道你被强行关押了。”安灼拉把牌放到一边,“你的任务看上去很成功。军情六处很享受你画的谜团。你是没有和他们联系上,但是他们觉得要么是你经验不足训练不足,要么是我们对于新成员看得太紧,没有机会联系。从远处看,你和”博爱“很像,因此他们认为你出现在了上次骚乱的现场。所以,照这么发展下去在几个月内他们都不会发现什么异常。”

 

“你们太狡猾了。”格朗泰尔说。

 

“但相当能干。”安灼拉说,“别忘了。”

 

 

十二。

 

重点是,格朗泰尔是个艺术家。他利用创造力搞定草图、设计外加测试爆炸物;没有活干的时候,来点老花样。

 

“我好无聊,”他告诉经常陪他放风的巴阿雷(他觉得他俩很有共同点,比如喜欢踹东西),“能不能给我一点蜡笔?我想在墙上画越狱路线。”

 

弗以伊来看他。他不怎么来,所以这是次款待。

 

“巴阿雷刚刚问我怎么用蜡笔杀人。”

 

“你会怎么办?”格朗泰尔问道,“就问问,职业病。”

 

“我不会杀人。”弗以伊递给他一盒64色蜡笔,“别让我后悔。”

 

“我保证只用它勾引安灼拉。”格朗泰尔说。

 

弗以伊叹了口气:“不好意思,我差点就相信了。”

 

格朗泰尔的第一件大作是一幅炫酷的安灼拉画像,一幅就用掉了半盒蜡笔。不过光是古费拉克来送蜡笔和新纸牌时脸上的那种表情,就值了。他掏出手机,拍照,发送成功。

 

三十分钟后,热案走进来递给古费拉克一份打印件。古费拉克把它交给格朗泰尔,顺便给了他一支笔请格朗泰尔签名。

 

“你们套路太深。“格朗泰尔说。

 

“我们很努力地当好人,”他的话似乎伤害了古费拉克,“你是我们非法拘禁的第一个人。”


######tbc######

【待授翻】【ER】An Inconvenient Espionage Love Story

Scenes From An Inconvenient Espionage Love Story

一个不合时宜的间谍爱情故事的几幕

2016年6月6日

18:01


By Lanna Michael (lannamichaels)

原文地址:http://archieveofourown.org/works/847185


分级    G/全年龄

警告    无

分类    男 x 男

粉圈    詹姆斯·邦德(电影),悲惨世界(雨果 ),悲惨世界(2012电影),悲惨世界(勋伯格和鲍比尔的音乐剧)

配对    安灼拉 x 格朗泰尔

人物    格朗泰尔,安灼拉,公白飞,古费拉克,Q(邦德),巴阿雷,弗以伊,ABC的友社

附加    现代AU,间谍AU,邦德电影AU,荒诞,诡异,耗费大量艺术细胞,仍不如邦德电影逻辑严密,军情五处与军情六处合并,作品间交叉,融合,无耻,情报间谍,囚禁,为情感让步,格朗泰尔为情感让步,安灼拉是个有魅力的年轻人可有时候也会凶猛骇人,间谍格朗泰尔,有声书版本可用

数据   发表于2013-06-17  词数2593

 

Summary

格朗泰尔喜欢的类型是:聪明,美艳,对他有害。


Notes

我做了张图,超级喜欢,于是就想“我得写篇同人这样就能拿它做封面图了。”就是这么发生的。(如果你想把这张图用于别的地方,请先让我知道。如果需要的话,我这里有一张尺寸更大的。

这篇文章的灵感来源于LannaMichael(lannamichaels)的《安灼拉 x 格朗泰尔黑白图:“间谍”》

【此处应有题图】


一。

 

格朗泰尔不是个零零几。他甚至不是个间谍。他跟浪漫搭不上边。他是Q支研究与发展部门的替换人群之一。这意味着操作危险武器占用了他很多时间。谢谢关心,他很喜欢这个位置。

 

但这个位置同时等于和Q共用一间没有窗户的小会议室,外加酒精严重不足。

 

“友社。领头的自称E,”Q说道,“理论上是法语‘平等’的缩写,实际上是‘安灼拉’。他绝对是你的菜。”

 

格朗泰尔喜欢的类型是聪明、美艳、对他有害。他这么说过。

 

“确切地说,”Q继续说,“E在自己周围吸引了一群极为忠实的追随者,他们都具有卓越的判断力和天赋。非常卓越。我们需要人打进内部。”

 

“什么,”格朗泰尔说,“我把这忘了,那会儿一边清理收件箱一边洗头。”Q和善地看了他一眼。格朗泰尔清清嗓子:“他们是哪种?无政府主义者?”

 

“更糟,“Q答道,递给格朗泰尔一个U盘,”是社会主义者。你明天开始接受训练。“

 

 

二。

 

自然,和朋友们第一次会面一塌糊涂。

 

“你是说书的?”问话人满脸轻蔑。格朗泰尔觉得他不可能被更冷酷的天使鄙视了。他现在就可以快乐地死去。

 

“叫我R吧。你们是那个‘法国大革命’?”格朗泰尔问道,尽管这没啥好问的。他面前肯定是“自由”、”平等“和”博爱“。这三个人看起来不像职业罪犯,但格朗泰尔发现,他又被虚构作品和00X项目骗了。

 

“是的。”三人一齐答道。

 

然后“博爱”眉头微皱,在桌子另一头坐下,喝了一口格朗泰尔的威士忌,宣布:“而你是军情六处派来的间谍。”

 

 

三。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完全不一样。

 

 

四。

 

邦德从来不会遇到这种糟心事,格朗泰尔失望地想。然后他说:“这样啊,好吧。”既然他们看上去永远不会有暴力倾向,格朗泰尔觉得应该顺其自然听天由命,”你们怎么看出来的?我忘了把工作牌摘下来吗?“

 

“不,”“博爱”答道。永久性记录说他的名字叫古费拉克,但还是不要透露军情六处掌握的信息量比较好。“我们就是这么厉害。”

 

“啊哈……”格朗泰尔说,“行,”他站了起来,“那么我得走了。”

 

然后“平等”——安灼拉抓住了他的胳膊。“抱歉,”语气丝毫没有抱歉的意思,“你恐怕走不了了。”

 

 

五。

 

格朗泰尔用意念坚持写工作记录。特工行动第一天:出发,被目标抓住。第二天:探索还挺体面的住宿。

 

第三天:收益?

 

格朗泰尔分析道,他已经潜入了目标组织。他在他们的秘密基地里!鬼和他们才知道为什么这基地是条死路。

 

四小时之内格朗泰尔便研究出来怎样把这儿炸个底朝天,并且对自己的处境和决策乐观一点了。没有什么真的是糟糕的,只要他能逃离他自己窘境。他定时进食,所以,他能活下去。之后他要向后方报告,然后被解雇或者降级,都差不多,没人会蠢到再让他出任务了。

 

 

六。

 

安灼拉在第四天给他送了次午饭。这顿饭比之前的好得多,甚至还有啤酒。

 

“啊,我明白了,“格朗泰尔激动地说,”这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房间外面的人开始偷笑,安灼拉脸红了,红得极有魅力,令人满意。他转身出去了。

 

格朗泰尔冲着他的背影大喊:“我不需要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能给我你的电话吗?”

 

 

七。

 

回想起来,他也许是紧闭太久发疯了。

 

 

八。

 

好,回到正题。收集情报。这是Q选他出任务的理由。具体一点,缺了这个人部门能照样运转,同时他能表现出吸引友社的特质。

 

友社就是一群普通的激进黑客,没什么大不了的,唯一的问题是他们的堡垒连Q都能挡住。他找到的数据一半是友社放肆的自我扩张,另一半是老掉牙的背景调查。Q没能追踪几个友社成员的照片;当他们来送饭或者带他去一天放风两次的时候,格朗泰尔记下他们的长相。

 

第十五天他们开始了洗脑。或者,用公白飞的说法,坐在他对面,信息交换。

 

爱咋咋地。

 

友社致力于和平和仁爱和和谐和阳光和狗崽和免费公众教育——别动,什么?

 

“我们的最初目标是普及免费教育,从摇篮普及到坟墓。不管在什么年纪,都应该接受优质教育。”

 

“你们重新设置了议会里一半的电子密钥。”格朗泰尔说。

 

“那是有原因的。”公白飞告诉他。他递给格朗泰尔一本小册子,嘴唇抿了一下,“我也可以给你‘平等’的电话,但之后我们就得杀了你。”

 

“你们反正要杀了我的,”格朗泰尔指出,“外加惨无人道地拷问我。”

 

“不,我们遵守《日内瓦公约》。”公白飞答道。

 

格朗泰尔清清嗓子,头枕在桌子上。

 

 

九。

 

“这个鬼玩意是不是为了节约经费?”格朗泰尔对着摄像头提要求,“你们这些混蛋把我关起来是不是为了削减预算?你们可能搞错了,我是一名政府雇员。合格的无政府公社不应该找个毫无个性的官僚主义者!”

 

扩音器因为静电嘶嘶作响,接着传来了安灼拉的声音:“永远不要低估个人做出改变的能力。”


########

译者注:趁他们还没一同赴死,吃点糖。还有一半先收在我这里,明天再吃。


【待授翻】Frantic 狂乱记

Frantic 狂乱记

By sadsparties


分级            G/全年龄

警告            无

分类             无

粉圈             悲惨世界 - 维克多·雨果

人物             弗以伊(悲惨世界)、安灼拉(悲惨世界)、古费拉克(悲惨世界)、公白飞(悲惨                     世界)

附加标签    书、治愈、燃烧

数据              发表于2013-09-09  词数1055

 

Summary

弗以伊沉迷于书籍,为一场发生着的焚烧无比悲痛。

 

Notes

为汤不热的弗以伊周而作。这是作者第一次尝试写弗以伊。非常欢迎反馈意见。



弗以伊没有一边走路一边看书的习惯。然而现在他读书太专注,平时的一些理由,比如加明人很容易掏他的口袋,或者说过路的公共马车会抓住衣角不放,都不在意了。书是公白飞那借来的——向导第一次把书带去缪尚就发现他盯着不放。弗以伊答应过今天还书,但当他最后一次浏览书页,一段文字吸引了他的眼球。下一秒,他不顾自己仍在巴黎的街上,急不可耐地读了下去。

 

这段文字记载着埃及历史上一次焚烧图书馆行动。满载着“渎神”作品的图书馆被一点点送向烈焰。不论这是有意为之,抑或不是,图书馆在七世纪中叶化为灰烬。作者称之为“毁灭文化遗产的重要标志”。弗以伊读着这篇文章,眼前浮现出燃烧的卷轴、烧焦的书页和多年从大洋彼岸抄写收集的手稿一点点毁灭。他不在乎这件事为什么发生、怎么发生,发生了什么,只在乎它发生了。他也不在乎点燃这堆书的是不是风带来的星星之火,消失的卷轴里是否述说着恶毒的言语。对于他而言,不管书的内容如何,焚烧便是罪恶。

 

他想起了自己读的第一本书,是别人落在地上的一本赞美诗本。他不顾手被踩伤的危险把它捡了回来。尽管任务艰巨,他还是教会了自己阅读。当他弄明白那些词句的含义,那些讲述福祉与救赎,描述美好生活的诗歌,他流泪了。弗以伊想象了一下那书燃烧的情景,浑身发抖。

 

当弗以伊走进缪尚后厅,欢迎他的是热安一连串的愉快的问候。大声背诵着伟人姓名,声音盖过热安是格朗泰尔。博须埃站在他旁边,费劲地要点东西吃。在另一个角落里,若李和巴阿雷在玩多米诺骨牌。桌子中央一摞硬币轻浮得让弗以伊不舒服。他环顾四周看到了古费拉克和公白飞正在辩论。看上去这是场胜负难分的对抗,直到古费拉克把一团纸扔进了壁炉。

 

如果此后谁想听听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不会得到结果的。身处这热烈气氛中的每一个人都只能告诉他自己醉醺醺的记忆里残存的故事。所有人都记得的是,他们听到有人痛苦地吸了一口气,古费拉克被一晃而过的阴影撞到了肩膀,失去平衡;公白飞身旁卷过一阵风,把他的领巾带离了背心。所有人都没弄清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弗以伊已经把手伸进了燃烧着的壁炉,那团纸拨落在地上,在帽子的帮助下跺灭了火焰。

 

空气中充满着纸张烧焦的味道,当火焰被扑灭,那宪章的残骸可怜兮兮地躺在地上时,弗以伊长出了一口气。房间里的人们被感动了。他们震惊了。工人弗以伊蜷缩在地板上,如同弹簧般紧绷,他紧握的拳头毫无疑问地穿达着他的愤怒。没有人敢动。

 

终于,有一只手落在了他的肩上,是安灼拉。换成别的人,弗以伊一定毫不犹豫地送他一记眼

刀,但是看到是他们的领袖,他控制住了自己。安灼拉仔细地打量着他,仿佛在安抚怀抱婴儿的母亲。

 

“弗以伊,”安灼拉的声音抑扬顿挫,“我的朋友,这不是你想的那样。”

 

听到这话,弗以伊脸上的阴霾消散了些。当他终于放下了戒备,安灼拉示意他看看自己英勇营救的那片纸,上面写着:

 

“路易,以神之名,法兰西和纳瓦拉的王,谨向在座的各位致意。

 

“神意眷顾,赋予我们重大任务,守疆卫土。和平居于众多事务之首:我们日夜不休奔赴至此;因而为了法兰西,为了欧洲余部,签订和平。此宪章要求……“

 

是宪章。

 

慢慢地,好像光明驱散烟雾阴云,他醒悟过来。古费拉克如此激动地掷入火焰的这张纸是一份1814年宪章,不是什么珍贵的古书或者科学进步史,而是政府自己下发的文件。弗以伊的脸颊带上了一点红色,理解了一切后,他的脸埋进了手掌里。“那不过是一次表演,”古费拉克在他身后说,“为了形象地阐明观点做出的戏剧化动作。不过我承认做的太过了,请原谅我。”弗以伊不安地抬头看着他,古费拉克的脸上充满悔恨。尽管没有什么要原谅的,他

 

安灼拉的手掌重重地放在了他的肩膀上:“尽管有些人宁愿选择销毁这些纸页,我们永远不会走到焚烧书籍的地步,这样的举措无异于置自由于牢笼之中。“

 

面对着那真诚的笑容,弗以伊攥住了外套内里。他感受着那里一本硬纸歌曲册带来的熟悉的感觉。他的心静了下来。


译者注:宪章内容不会翻qwq求指点

Do You Wanna Build A Barricade?
在油管上看到的crossover翻唱,把歌词扒了下来。改动了几个词,添加了角色名。
原地址在此:
http://youtu.be/YMW9_Uf1_Lc


Courfeyrac】
Do you wanna build a barricade?
At the end of the day
Cosette has changed you
For the worse
Come on you knew me first
So stop hiding away
We used to be good buddies
Now we are not
Get out your lonely soul
Do you wanna build a barricade?
You don't have to be a lawyer


Marius】
Go away, Courfeyrac


Courfeyrac】
Ferre was right...


Gavroche】
Do you wanna build a barricade?
Or help me carry this huge flag
I saw you stalking her
And you are insane
And only the best
It makes me want to gag, as
We thought you would
Come and help with this fight
That we've fought


Grantaire】
In days gone by


Enjolras】
Do you wanna build a barricade
People are asking
Where you've been
A girl has been in Musain
She's getting in the way
And asking 'Is he in?'


Feuilly】
Will you join in our crusade?
Please stand and take your chance



ABC】
We need you to come out now
Do you wanna build a barricade?

开学攒人品做翻译

AO3,LM主
Beer and Chips Well Earnt
(E&C&C,1554)
领ALevel成绩的革命三人组。叛逆少年E预警。
Sleep With Me
(Joly/Bossuet/chetta,1400)
失眠的小若李
So Glad You Are Back Again
(E/R,3200)
毕业多年重聚
To Be Young,Dumb,In Love
(Jehan/Courf,4036)
当幼儿园老师的萌古费